?
|
新闻热线:0598-7222225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更多》大田新闻
更多》外媒看大田
更多》公示公告
当前位置:首页 > 大田新闻网 > 文学 > 
家里的禽畜
2020-12-09 09:12:29?陈兴师? 来源:三明日报   责任编辑:   编辑:戴晓灿

很饿的公鸡

家里仅我一人在,还常常不在家吃饭(单位就在附近,有食堂)。中午,我做菜,打开冰箱,见里边有一小块猪肉在。想想已存放不少日子了,便把它取出来剁碎喂鸡。

从窗口往外看,厨房外不远处有一只公鸡,我打开厨房后门把碎肉抛撒出去。那只公鸡飞奔过来,在碎肉前站住,没有吃,只是伸长脖子“咕咕咕”一阵召唤。

屋后坡上,展翅冲下几只母鸡和小鸡,秋风扫落叶似的,瞬间把碎肉吃了个精光。一旁站立着的公鸡静静地看着它们,显出一副很自得,陶醉的样子。

我又往鸡群里扔出几根苋菜梗,母鸡小鸡们看了一眼后,没有吃,慢慢离去。一旁站立的公鸡,见它们走远,走过来,叼起一根,抖抖头伸缩着脖子,吞了下去,一根接着一根。

看样子,公鸡很饿。我鼻子一酸,想起了父母,外婆,想起许多故事里的那些有大爱的人。

想起一头小白猪

十几年前,我家不间断地养猪。

有一回,购回一头白毛猪仔。小猪仔认生,在圈内乱拱乱窜,把猪圈拱破一面,跑了。

见我追上,便和我捉起迷藏。我把它赶进厨房里,在墙角里制服它。它拼命挣扎,对我充满敌意。

我在它身上抓了几把痒,它很快安静下来。我又扩大面积地挠,它侧身躺下,硬直的四脚也慢慢地松软下来。我又在它贴在地面上的一面挠挠,它立即翻了一面侧身躺下,任我在它肚子上抓捏和弹压,显出一副可爱和乖巧的样子。过了一会儿,它顺从地让我把它抱回猪圈里。从此以后,它在我面前特别乖。

表示善意也要讲究方法的,对症下药才会事半功倍。

怀念一只白猫

我原本住在爸爸建的房子里,为了孩子们读书方便,就搬到离学校近的老房子里去住。老房子是我爷爷建的,较旧,一边还堆放着叔叔们放置的杂物,老鼠成群。

老鼠可恨,不仅咬坏我楼上的谷仓,门窗家具,还在楼上撕咬,打架,响声如雷,吵得楼下的我无法入睡。

为了消灭它们,我用尽了各种办法,布夹,安电猫,围堵捕捉。可是,收效甚微。

一天,檩木上蹲伏着一只白猫,见到我,小声“喵喵”叫了两声,声音宛若琴音,好听极了。我一阵惊喜,一边“喵喵”地回应着,一边迅速回厨房拿一块肉放在它的下方,走开。很快,它跟我们混熟了起来,还愿意让我摸让我抱。它很爱干净,只要身子脏了,就回转头用舌头把脏处舔干净。有一回,它正温柔乖巧地躺在我怀中,一听到屋顶窸窸窣窣有响动,立即竖起耳朵,尾巴轻轻地摇摆,两眼警惕注视着上方,突然,它用力地挣脱我抱它的手,闪电般地蹿上房梁后就不见了,几声响动后,白猫在房梁里出现了,嘴里还叼着一只大老鼠!我高兴地跳起来——看来,它还是只捕鼠的好手哩!

它果然是捕鼠的好手!似乎想向我邀功,每每捉到老鼠后,它总是喜欢叼着它故意在我眼前匆匆走过。

终于,楼上的“雷声”越来越少,最后消失。

没人来找寻它,我暗暗高兴,看来它要属于我家的了。

它就是我家的——常常,我坐在椅子上休息,它把尾巴撇向一边压在屁股下静静地坐在我脚下,时间久了就闭上眼睛,我一走,它就四脚直立弓起脊背伸个懒腰,然后快步地跟着我走;如果它哪一天不见了,我们家里的人就会四处呼唤找寻。

后来,我发现它常常在地瓜田里走动,想是家里没老鼠了,去找田鼠。一天,我看到它叼着一条小蜥蜴。

最后一次见到它时,它在院子里吃一只麻雀。我很好奇,它是怎么捕捉到飞鸟的?第二天没看见它,第三天没看见它。孩子们到处寻找,傍晚,女儿哭着跑来告诉我,白猫死了。

20年后的今天,我写这段小文时,脑海里浮现出它紧闭双眼直挺挺地躺在地瓜田里的情形,再一次滴下了几颗眼泪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?
Baidu